网上赚钱的办法 网上赚钱的办法
网上赚钱的办法资讯攻略将会为大家带来各种网上赚钱的办法的最新资讯、新闻、活动,让大家实时掌握网上赚钱的办法行业动态,当然也会有各种福利活动不定时为大家推送。 网上赚钱的办法新闻栏目目前包含新闻资讯、精品专栏、热门网上赚钱的办法推荐等内容。在新闻栏目中玩家们将会查看到最新的、最热门的网上赚钱的办法动态新闻、开服公告等内容;精品专栏则汇集了最新的大厂网上赚钱的办法动态内容;热门网上赚钱的办法栏目为大家推荐当前最热门、最新的、最好玩的网上赚钱的办法,让玩家们了解目前市场上大家都在玩的网上赚钱的办法。 精品新闻栏目主要是网上关于网上赚钱的办法的各种新闻,包括公告、开服信息、新活动、趣味段子等等;这里包括了主流网上赚钱的办法能搜集到的各种资料,让对这方面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来进行一番深入的了解一番哦! 网上赚钱的办法总能从众多杂乱无章的资料中,整理出真实有用的内容,把所有资料整理得井然有序,供玩家轻松查阅。为玩家们提供有价值的内容,帮助他们获得更多的生活乐趣。 网上赚钱的办法网站网上赚钱的办法多多,精彩新闻动态不断,众多好网上赚钱的办法等你体验,精彩文章等你查收哦! 网上赚钱的办法,只做最精品的内容!

疫情下待业的年轻人:有人离开央企兼职麦当劳;有人投10次简历均落空

疫情的到来推迟了企业的复工进程,也致使想要年后找工作的人们陷入了被动的境地。特别是对于年前辞职的人来说,疫情的发展打乱了他们原本的计划——社保、医疗、房租及日常消费,每一项都可能成为压倒他们的最后一颗稻草。

2月14日情人节,苏州街边已经少有行人出没,受疫情影响,这是多年以来第一次毫无人气的情人节。这一天,28岁的黑子照常来到附近的麦当劳打工,时下开业的餐馆并不多,麦当劳内便显得熙熙攘攘。

去年5月,黑子辞去了蒸蒸日上的某房地产央企工作,开始为转行化妆师作准备。这让家里人很不理解,母亲甚至因为她突然的辞职,扬言要“断绝母女关系”。自此之后,母女之间没有通过一次电话,就连过年也没能团聚。

“她是觉得丢人吧,一直不敢告诉亲戚我辞职的事。前些年我跳槽进入央企后,成了家里长辈眼中的‘上进分子’,这么多年终于有点夸我的声音了,我妈大概是接受不了这种心理落差。”黑子心里感到很不是滋味,但还是表达了理解,“我家是单亲,妈妈一个人把我养大很不容易。只能希望以后把化妆事业做好,让亲人们认可吧。”

眼下黑子虽从未后悔辞去了工作,但不得不面对经济危机的事实,尤其是她还有每月2000元的房贷要还。化妆事业暂未进入正轨,黑子选择去附近麦当劳上班,虽然时薪只有16.8元,甚至达不到当地的最低工资标准,但因为能够支持她偿还房贷,黑子在疫情期间依然每天勤勤恳恳地上班。

最近店里因为疫情的特殊原因,决定将员工的薪水翻倍,而且兼职达到140小时还会有500元的奖金。黑子兴高采烈地讲着疫情期间的种种奖励,像是已经为了500块的奖金折腰的样子。但她依然坚持说自己上班不是为了钱,而是希望能够在特殊时期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我是我们店最早戴口罩的,也会坚持提醒客人不戴口罩不给餐,可以说是全店防护意识最强的。”黑子骄傲地说。当然,这点微薄的收入已经难以维持她此前大手大脚的花钱习惯,黑子开始过着拮据的生活,砍掉了很多可有可无的花销。

周一到周五在麦当劳打工,到了周末就开始专注地进行化妆练习。这对刚刚起步的黑子来说并不容易,化妆的前期投入也很大,一方面是学费花去了将近6000块,另一方面学习所需的化妆品等相关工具也花去了近20000元。为了弥补这块亏空,黑子也尝试做过跟妆助理,“一次300元,去年10月以来接了6个单。化妆师行业,冬季是淡季,加上疫情影响,2月份的订单都取消了。”

但无论如何,黑子绝不愿意再返回职场,“你说这是一场‘逃避’也好,对我来说,我不喜欢跟同事打交道,这会让我感到有压力。我以前理想中的工作是当停车场的收费员,不需要跟同事打交道,收入很少也没关系。”

她觉得自己很像日剧《凪的新生活》里的大岛凪,属于典型的讨好型人格,会身不由己地陷入他人的评价之中,因此和同事相处时总会感到疲倦。“去麦当劳打工的经历,也证实了我的确很适合服务业,因为我是讨好型人格,所以很喜欢跟客人打交道,他们也很喜欢我。”

转行化妆师,算是黑子28年以来做过的最疯狂的决定。像是经历了一场拔河,绳子的左边系着外界的看法,绳子右边则是自己的想做的事,哪边能暂时取胜往往取决于很多因素。“比如这个月看了《月亮与六便士》,那我右边的一端就增长了,而跟亲戚在一起的时候,左边又会被拉长……这样的博弈连续不断地出现在我的生活中。”

她回忆起了上大学的时候,自己为了去香港看Blur(模糊乐队)的演唱会,偷了家里的户口本办签证。这是Blur重组之后的第一次巡演,令黑子记忆深刻,“当天气氛好炸了,我这辈子看的演出再也没有那么感动过了。”事后她才得知,自己偷户口本办签证的一幕被记者拍到了,照片登上了县里报纸头版——原来亲戚们早就知道自己偷跑出去的事啊!

相比于其他失业者,黑子的心态还算平和,并没有因为要去做兼职而感到心理落差。离开了把自己时间填满的工作,黑子得以重新回归自己的精神需求,“我是那种看书、看电影会分割到每月每周甚至是每天的人,以前每年看两百部电影、读五十本书,后来全被工作填满,消耗掉了大量精力,哪怕有空闲时间也很难看进去书和电影了。”

作出转行的决定之前,黑子也曾犹豫和焦虑,但老公一直鼓励她从头开始。“我老公跟我不太一样,他不太看书和电影,就是个单纯的游戏宅,但他特别不在意别人眼光,这点上我很佩服他,所以他才能给我勇气。”

“公司都说等面谈,实际上好多也不是真心想招人,而是他们遇到了一个问题,想让你帮忙想解决办法,最后给出的拒绝理由非常奇葩。”施蕙无奈地说。

和大多数人相比,施蕙的简历已足够亮眼,本硕均毕业于世界排名前30的大学,首份工作便是一家国际知名快消公司。进入华为后,施蕙也凭着较高的议价能力领到了一份非常可观的薪水。但尽管如此,她还是无时无刻不在焦虑之中,2019年12月辞职至今,施蕙已经陆续投了10家公司,进行了6个面试,却并未收到任何offer。

对于已经攒下一些积蓄的施蕙来说,钱在目前还不是头等问题,“主要是担心挺长时间不工作会脱轨,比起书本学习,品牌的工作更重要的是实践,所以希望疫情尽快过去。”

为了不让自己被市场淘汰,离职后的施蕙仍然坚持每天在家学习。晚饭后,她习惯在混沌大学、三节课和馒头商学院等在线学习平台听一下网课,有时也会和研究生导师聊聊营销案例以更新思维方式。虽然疫情的造访打乱了她的计划,但没有打破她的自律,除了日常案例的补充,施蕙还学习了经济学和统计。

和施蕙一样,陈夜选择节衣缩食,将每月开支控制在2000元上下。她开始学习英语,计划未来出国发展。短期之内,如果迟迟找不到工作,陈夜的接受底线是保险代理类自由度高的工作,或通勤方便收入一般但较近的工作。

陈夜是一名EHS工程师(environment health safety,企业安全监督管理员,通过系统化的预防管理机制,以减少企业产生过程中的事故,改善职业环境和消除职业病隐患),于去年末从华润置地辞职。这份工作榨干了她全部的精力,“理论上是早九晚六,实际上是早八晚十一,HR都天天加班,甚至通宵。公司里关系户比较多,这些人看上去比较闲散,而且人的能力极差。”

由于积累了太多负面情绪,对于年前的裸辞,陈夜并不后悔。“12月圣诞节、元旦、春节、情人节正好是最忙的时段,我如果不辞职,这段时间也要搏命抗疫。”但她预想的年后找工作计划显然是破灭了,EHS的就业岗位集中在制造业等实体经济领域,陈夜表示市面上放出来的大多是基础岗,几乎没有看到合适管理岗位。

一位从事IT、互联网领域的猎头顾问告诉AI财经社,今年一季度受到疫情冲击后,传统的“金三银四”招工季将延后,年后找工作的公司当中,大多数还处于观望状态,并表达了放缓跳槽的态度。

此外,年后就业者对薪酬涨幅的期望值也随之降低,按照以往的规律,跳槽的员工通常希望自己的工资能上浮10%——30%不等,而今年由于特殊情况,公司业务受影响后会选择节流,不少就业者表示薪水可以微涨,甚至有裸辞者表示不涨都能接受。

但总体而言,线上领域受到冲击较为有限,甚至会因此受益。居家隔离催生出“宅经济”,使得在线游戏等行业短期收入大幅提升。数据显示,手游《王者荣耀》在大年三十当天的流水为20亿元左右,对比之前的单日流水最高纪录仅为13亿元。据一位网易游戏的HR透露,目前自己手上的招工名额并未缩减,至于2020招工计划是否会根据疫情调整,还需等后续通知确认。

互联网医疗领域也迎来爆发期,由于疫情期间疑难杂症问医不便,线上坐诊平台便在传统医疗领域之外形成了“抗疫第二战场”。这使得一直以来叫好不叫座的互联网医疗平台实现借机增长,来自微医提供的数据显示,新冠肺炎实时救助平台在1月23日上线后,第二天比第一天问诊量环比上升1000%;丁香园的数据显示,1月份问诊环比增幅134.91%,用户环比增幅215.32%;春雨医生的数据显示,1月份用户量同期环比增加将近30%,问诊量环比几乎翻番。

线上问诊的火爆同样带动了招聘行情。在年前裸辞的人群里,医护人员小赵是为数不多的已经收到5个offer的人。一位外企猎头顾问也表示,自己年后的客户订单当中,医疗企业就占据了30%,要知道这个数字在平时只有10%左右。

一名长期从事实体领域招聘的猎头顾问表示,当前90%以上的实体企业都会陷入停摆,很多来自湖北、陕西、四川等地的劳动力因为疫情原因暂时无法复工,就算是回来了也要先进行半个月的隔离。实体的停摆导致招人层面也无法运转,对于中高管岗位的应聘者来说,需要公司内部高层领导面试,这些人回不来,面试也就无法进行。

即便是科技企业,只要产业链依附于实体经济,均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以国内某纺织品电商交易平台为例,该企业连接纺织品供应链上下游,其中上游的坯布厂和下游的服装制造厂均属于劳动密集型企业。受疫情影响,这家科技企业的两端复工进度受阻,从而导致整个产业链处于停摆的状态。

一位胶带生产公司HR告诉AI财经社,目前公司在和政府争取下已经复工50%,公司每天给每位员工发放2只口罩,以保证生产安全。问及招聘计划,对方表示“现在已经忙死了,根本没时间管招聘的事”,目前公司层面招聘动作已喊停。

返回首页 >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