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赚钱的办法 网上赚钱的办法
网上赚钱的办法资讯攻略将会为大家带来各种网上赚钱的办法的最新资讯、新闻、活动,让大家实时掌握网上赚钱的办法行业动态,当然也会有各种福利活动不定时为大家推送。 网上赚钱的办法新闻栏目目前包含新闻资讯、精品专栏、热门网上赚钱的办法推荐等内容。在新闻栏目中玩家们将会查看到最新的、最热门的网上赚钱的办法动态新闻、开服公告等内容;精品专栏则汇集了最新的大厂网上赚钱的办法动态内容;热门网上赚钱的办法栏目为大家推荐当前最热门、最新的、最好玩的网上赚钱的办法,让玩家们了解目前市场上大家都在玩的网上赚钱的办法。 精品新闻栏目主要是网上关于网上赚钱的办法的各种新闻,包括公告、开服信息、新活动、趣味段子等等;这里包括了主流网上赚钱的办法能搜集到的各种资料,让对这方面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来进行一番深入的了解一番哦! 网上赚钱的办法总能从众多杂乱无章的资料中,整理出真实有用的内容,把所有资料整理得井然有序,供玩家轻松查阅。为玩家们提供有价值的内容,帮助他们获得更多的生活乐趣。 网上赚钱的办法网站网上赚钱的办法多多,精彩新闻动态不断,众多好网上赚钱的办法等你体验,精彩文章等你查收哦! 网上赚钱的办法,只做最精品的内容!

“兼职刷单”月收入可以过万?大学生、宝妈屡屡中招!

套着“兼职刷单”伪装的诈骗套路,利用在校学生熟悉网络操作,却又涉世未深、急于赚钱的心理,不断入侵校园取得受骗人的信任后,犯罪分子会不断提升刷单金额,再以各种理由要求受骗人反复多次刷单,一旦受骗人警觉或提出申请退款,就迅速拉黑对方。

“刷单”是指电商付款请人假扮顾客购买商品,但实际上并不真正发货,仅仅是在线完成的“空交易”,是电商为了提高销量和好评率的一种不合规行为。“兼职刷单”诈骗正成为青年人网上兼职的“公害”。据公安部门不完全统计,年龄在18岁至30岁的年轻群体已成为受害的重灾区。

针对性的诈骗手段、年轻人的社会阅历不足、电商平台和支付机构风控不到位等问题,正让非“网络弱势群体”的年轻人在网络世界中屡屡“掉坑”。

“参与刷单佣金高达15%”“利用碎片时间刷单,赚取每月生活费”“足不出户,轻轻松松,每月三千到手”...类似这种“兼职刷单”的广告,通过短信、邮件、聊天群等方式,在很多大学生的生活里频繁出现,不断寻找着“目标”。

殊不知,这背后是套着“兼职刷单”伪装的诈骗套路,正利用在校学生熟悉网络操作,却又涉世未深、急于赚钱的心理,不断入侵校园。

2018年12月9日,上海市公安局青浦分局接报称,一在校大学生兼职刷单被骗近10万元。警方初步调查,受骗人黄某系上海某高校大一学生,其于2018年12月在邮箱内发现一份兼职刷单邮件。“利用碎片时间,手机半个小时轻松搞定,每月赚两三千元不成问题,这些宣传语吸引了我。”黄某事后回忆说。

黄某根据邮件提示加了对方QQ好友,对方自称是“网络兼职招聘中心”,黄某之后选择了“刷单10万元返现8000元”这一档的兼职刷单,但需先垫付本金。黄某将自己的某网络购物平台账户给了对方,对方下单后黄某再进行支付。“第一笔我刷了5万元,对方返现了4000元到我支付宝账号。”黄某表示,收到4000元兼职费用后,自己对此深信不疑。

之后黄某又根据对方要求,连续刷单,垫付了8.7万元本金,室友发现后提醒她小心电信诈骗。黄某随即警觉要求对方返还自己已支付的8.7万元,但对方以尚未完成10万元的刷单任务为由不予返还,之后还将她拉黑。黄某无奈只能报警。

上海徐汇区的俞小姐也同样遭遇了“兼职刷单”的诈骗,其过程与黄某如出一辙,接到“邀请其为店铺刷好评”短信后,与对方QQ联系。在完成第一笔刷单任务并拿到费用后,俞小姐投入了更多本金刷单,发现始终无法完成任务,5.7万元本金也要不回来。

据上海市公安局浦东新区分局初步统计,过去两年兼职刷单诈骗和网络交友恋爱诈骗的占比明显提升,两类案件的案均损失在所有类型中排名前两位。而在兼职刷单类诈骗案中,近半数的受害者是18至30岁的年轻人。

上海市反电信网络诈骗中心探长范华告诉记者,“兼职刷单”类诈骗正是针对在校学生设计。“碎片时间”“足不出户”“网络操作”“轻松赚钱”等宣传语,对在校学生非常有“吸引力”。而学生们急于赚钱的心理和缺乏社会经验,给了犯罪分子可乘之机。

“犯罪团伙一般是群发‘兼职刷单’的短信、邮件等,或者在网上放出大量‘兼职招工’的信息,受骗人看到后主动与犯罪嫌疑人通过社交软件联系,之后就是填写个人简历和各种申请表。犯罪团伙则据此来判断受骗人的身份以及大致能诈骗的金额。”

范华告诉记者:“开始,受骗人在指定电商平台付款刷单后,会很快收到少量刷单返现。在取得受骗人的信任后,犯罪分子会不断提升刷单金额,再以‘系统故障’‘刷单延时’‘总单未完成’等理由要求受骗人反复多次刷单,一旦受骗人警觉或提出申请退款,就迅速拉黑对方。”

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民警朱春辉告诉记者,“兼职刷单”类诈骗如今已发展成熟,“为了博取应聘者的信任,犯罪分子通常会在线上给应聘者展示各种营业执照、企业注册文件、后台系统页面等,来营造自己诚信经营者的形象,但这些所谓的执照都是通过简单PS伪造出来的。”

此外,犯罪团伙的专业化和细致分工,也让年轻群体防不胜防。“这种团伙里既有专门发布广告的、专门为应聘人员介绍‘兼职内容’的、专门对接的‘客服’‘业务经理’,还有负责后台层层转账和套现的财务人员。”

朱春辉说,为了引诱受骗人,犯罪分子还会先给应聘者一两个比较小额的刷单任务,按照“约定”返还本金和佣金,晒兼职的受益、付款截图等,赢得受骗人信任,“放长线、钓大鱼”。

消费者在网购时,商家的信誉、商品销量、顾客评价都会成为重要的参考因素。但在个别电商平台里,有商家为了谋取商业利益,进行虚假交易,催生出“刷单”“刷信誉”的产业链。而犯罪分子正是利用了年轻人对这一行为司空见惯,进而放松警惕的心理。

上海中浩律师事务所龚清华律师表示:“所谓刷信誉,是指在购物网站中,卖方为提升网站或商品的人气,而采取的一种违规商业炒作模式。”

龚清华说:“对于兼职的刷客来说,并不需要拥有此件商品,只要帮助卖家完成交易,就能获得佣金。兼职刷信誉本身就是一个非法行为,不仅破坏了诚信体系和市场公平竞争,还可能构成违法行为,被犯罪分子利用。”

支付宝安全专家张博接受采访时表示,根据他们的后台数据统计,以“兼职刷单、高额奖励”为名的刷单行为基本都是诈骗行为,不少骗子会通过社交软件专找学生下手。据不完全统计,这一类案件中,18岁至25岁受害者占到整体的近6成,其中大多为学生。

业内人士建议警方应加大打击力度和防范手段宣传,此外相关电商、网络支付机构也应承担社会责任。“打击是事后补救,关键在前期防范。”龚清华说。

据了解,已有网络支付机构建立了整套的网络“灰黑产业”行为的研究挖掘机制,可通过日常风险监控模型对电信诈骗进行持续监控,及时锁定最新诈骗手法,通过智能风控系统进行实时拦截。

“比如用户短时间内多次下单或多次给陌生账户转账,我们就会给出风险提示。如果用户给一个涉嫌刷单的账户转账,系统会判定该笔交易存在风险,并弹出预警提醒,建议选择延时转账乃至直接拦截支付。”张博说。

返回首页 >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