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赚钱的办法 网上赚钱的办法
网上赚钱的办法资讯攻略将会为大家带来各种网上赚钱的办法的最新资讯、新闻、活动,让大家实时掌握网上赚钱的办法行业动态,当然也会有各种福利活动不定时为大家推送。 网上赚钱的办法新闻栏目目前包含新闻资讯、精品专栏、热门网上赚钱的办法推荐等内容。在新闻栏目中玩家们将会查看到最新的、最热门的网上赚钱的办法动态新闻、开服公告等内容;精品专栏则汇集了最新的大厂网上赚钱的办法动态内容;热门网上赚钱的办法栏目为大家推荐当前最热门、最新的、最好玩的网上赚钱的办法,让玩家们了解目前市场上大家都在玩的网上赚钱的办法。 精品新闻栏目主要是网上关于网上赚钱的办法的各种新闻,包括公告、开服信息、新活动、趣味段子等等;这里包括了主流网上赚钱的办法能搜集到的各种资料,让对这方面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来进行一番深入的了解一番哦! 网上赚钱的办法总能从众多杂乱无章的资料中,整理出真实有用的内容,把所有资料整理得井然有序,供玩家轻松查阅。为玩家们提供有价值的内容,帮助他们获得更多的生活乐趣。 网上赚钱的办法网站网上赚钱的办法多多,精彩新闻动态不断,众多好网上赚钱的办法等你体验,精彩文章等你查收哦! 网上赚钱的办法,只做最精品的内容!

22岁学生兼职摄影师:大单能赚1千多,为修图常熬到半夜两三点

随着一个个学士帽被抛向空中,一个头顶渔夫帽、上身微微前倾、手举相机的男孩用右手食指在快门键上轻轻一摁,这一瞬间就被定格了下来。

这个男孩叫刘帅,22岁,是郑州大学能源与动力工程专业的一名大三学生,自从4月中旬以来,靠拍艺术毕业照、情侣照、宿舍照,他已实现月入过万元。

5月16日,早上6时40分,阳光尚未炽烈难耐,刘帅坐在图书馆楼下的台阶旁,从书包里掏出几个手撕面包,边吃边等待着今天要拍毕业照的班级。

2016年来到郑州大学进入校记者团后,刘帅第一次接触了摄影,可就是这样的一次相遇,让他爱上了摄影。用刘帅的话来说,对单身的他而言,相机就是他的“女朋友”。

随着2019年毕业季到来,最开始,刘帅想找摄影工作室合作,给别人兼职做摄影师。“谈了之后,他们给的薪酬很低,要负责拍照和修图。”于是,他放弃了合作的想法,打算自己单干。

“25个人以上的班级,每人99元,三套衣服,精修40张,有航拍,每人一本精装相册。”刘帅告诉河南商报记者,从4月中旬拍第一单开始,他现在已经接了十几个订单,除了两单情侣照,一单宿舍照,其他都是班级集体毕业照。“前期利润低,现在除去成本,每个大单子能赚1000多吧。”

从5月21日开始,他要迎来最艰苦的一个阶段,连拍6天,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有全天的,有半天的,半天的一般都是我有课要上。“刘帅说,这是最后一周了,到5月底拍完应该能赚1万多块钱。

在外人看来,拍个照片就能月入过万,这是暴利,但只有刘帅自己和熟悉他的人才知道,挣的都是辛苦钱。“有一天,拍摄任务特别重,忙慌了头,本来要去吃饭,结果一路光顾着回复客户,等走到食堂,以为自己吃过了饭,就又回去了。”

拍照的时间一般是早上7点钟,刘帅定的闹钟是6点30分,但往往,从凌晨5点开始,刘帅就睡不着了。“就怕自己起晚了,客户可以迟到,但我不能迟到。”如果是全天场,他就从早上7点拍到下午7点,下午休息两个半小时;如果是半天场,就从早上7点拍到下午2点。

拍照用的衣服,都是刘帅自己租来的,一拍完照,刘帅就要忙着收衣服、整理第二天拍摄的衣服,一天下来,他的嗓子都是哑的。

“每次拍完照,就怕他们不满意,一旦拍砸了,口碑就毁了。”刘帅说:“昨天我给一个宿舍拍照,用的是租的一个相机,把底片拷给他们后,他们说照片模糊了,我当时就懵了,很难受。最后才发现是电脑慢,没有加载出来。”

在套餐里面,虽然是精修40张照片,但是,他一般都会拍七八百张,再从里面挑选。“说是40张,我一般会精修出来50张给他们。”

白天要上课、拍照,修图的时间就只能放在晚上,熬到凌晨两三点是常有的事情。刘帅自己调侃说:“我不记得修了多少图了。我只知道,电脑卡顿期间,我看了48集的《大清风云》。”

刘帅的一位同学也告诉河南商报记者:“他很能吃苦,每天不等闹钟响就出门了,从前期服装道具到后期拍照修图,都是他自己全包。”

刘帅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写到:“我通过摄影认识了好多温暖又可爱的人,虽然我们可能只见过一两面,可能以后也不会见到了,但光在微信上聊聊天也好温暖。”

在上学期期末,他在朋友圈征集“互免模特”(互相不收钱)时,认识了一位学姐,特别照顾他。“她经常叮嘱我要早点睡觉,还给我介绍生意。”拍照的时候,有同学会帮他全程提包、一天帮他买好几瓶水……这些都是很小的事情,但刘帅觉得,心里暖暖的。

5月16日晚上8点左右,在第一次采访刘帅时,一名负责归还衣服的班干部跟河南商报记者说:“我们是在朋友圈看到其他专业的同学在分享毕业照,当时就被照片效果‘种草’了,后来就联系到了刘帅。而且我们专业女生偏多,有时候对拍照的要求会有点多,但他哪怕是延长拍摄的时间,也都会尽量满足大家。”

“我一开始跟我爸妈说,我能赚三四千,后来又跟他们说,我能赚五六千,再后来了我跟他们说,应该能过万。”刘帅虽是家里的独生子,但一直也在想各种办法自力更生。“我的第一台二手的尼康d5300/18-140镜头,是用做家教攒的钱买的。我想着,男生嘛,都已经20多岁了,想尽早实现经济独立。”

再坚持几天,毕业照拍摄就接近尾声,刘帅看起来特别开心,他很快就能用这笔钱给置办一台新相机了。“虽然今后或许不会专门从事摄影这一职业,但我希望,摄影可以成为我一辈子坚持的爱好。”

返回首页 >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