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赚钱的办法 网上赚钱的办法
网上赚钱的办法资讯攻略将会为大家带来各种网上赚钱的办法的最新资讯、新闻、活动,让大家实时掌握网上赚钱的办法行业动态,当然也会有各种福利活动不定时为大家推送。 网上赚钱的办法新闻栏目目前包含新闻资讯、精品专栏、热门网上赚钱的办法推荐等内容。在新闻栏目中玩家们将会查看到最新的、最热门的网上赚钱的办法动态新闻、开服公告等内容;精品专栏则汇集了最新的大厂网上赚钱的办法动态内容;热门网上赚钱的办法栏目为大家推荐当前最热门、最新的、最好玩的网上赚钱的办法,让玩家们了解目前市场上大家都在玩的网上赚钱的办法。 精品新闻栏目主要是网上关于网上赚钱的办法的各种新闻,包括公告、开服信息、新活动、趣味段子等等;这里包括了主流网上赚钱的办法能搜集到的各种资料,让对这方面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来进行一番深入的了解一番哦! 网上赚钱的办法总能从众多杂乱无章的资料中,整理出真实有用的内容,把所有资料整理得井然有序,供玩家轻松查阅。为玩家们提供有价值的内容,帮助他们获得更多的生活乐趣。 网上赚钱的办法网站网上赚钱的办法多多,精彩新闻动态不断,众多好网上赚钱的办法等你体验,精彩文章等你查收哦! 网上赚钱的办法,只做最精品的内容!

兼职刷单赚零花钱?属于违法且可能上当受骗!

“想足不出户、动动手指就赚钱吗?诚邀您兼职刷单,按条结算,日入百元不封顶”…… 类似这样宣称“工作轻松,报酬丰厚”的兼职广告在网上随处可见。

“新华视点”记者调查发现,不少家庭主妇、年轻人等纷纷加入刷单大军。法律专家表示,刷单是违法行为,如因刷单造成消费者损失,刷客还负有连带赔偿等法律责任,甚至有可能构成共同犯罪。

近来,不少手机用户经常收到广告短信,招徕刷单兼职,称每刷一单可赚四五十元,轻松赚钱无风险。在新浪微博上,有关兼职刷单的“超级话题”有数十个,阅读量达1600多万,发帖数上万。不少发帖来自家庭主妇、没有稳定收入来源的年轻人,不限时间地点、活儿轻松、能挣零花钱,是刷单吸引他们的主要原因。

一名家庭主妇说,她前后参与了多个刷单群,成员大多是像她一样在家带娃的主妇,或是来赚生活费的大学生。很多刷单广告都声称能月入上千元甚至过万元。

一些大学生在微博上吐槽:“宿舍一共6个人,其中4个在刷单”,“室友在刷单,天天像被洗脑一样,满脑子全想着刷单、拉人”。

记者调查发现,在一些社交平台,有不少组织者成立刷单群寻找兼职人员。此外,在QQ空间和朋友圈,组织者经常晒开豪车、住豪宅的照片,以及看起来颇为丰厚的收益截图,并经常分享各种成功经验。

还有一些年轻人是通过网络招聘网站找到了刷单的兼职。一名大学生告诉记者,其在58同城浏览兼职信息时,看到一个“长期招聘兼职”的帖子,称“公司急招兼职,不限工作地点、时间,每小时20至150元现结”,具体工作内容要加QQ详聊。“加上QQ后对方告知,兼职内容是给一个购物商城的卖家刷单,第一单佣金是5%,刷得越多佣金越丰厚。”

家庭主妇肖某去年8月经朋友介绍认识了一名IS语音平台上的刷单组织者,对方称每单佣金5至15元,后期如果升职为管理客服,就可以有1000元到1万元不等的底薪。此外,需先交一笔528元的保证金,刷满一定数量可以全额退还。肖某交了保证金入会。刷单组织者要求肖某在自己的朋友圈或QQ空间里晒各种挣钱收款的虚假“炫富”截图,每拉到一个人入会,能拿到200多元回扣。

当开始刷单后,肖某发现其实收入微薄。由于平台要抽取一部分提成,每单收入远不到招人时所宣传的高达数十元,基本都在5元以下。为应对平台审核避免被封号,每个号每月不能超过12单淘宝单。直到4个月之后,肖某才终于累计刷到可以退保证金的150单,获得500元左右的收益。

“有一次还接到要求给差评的单,是同行付钱恶意给竞争对手刷单,最多1000元就能搞垮一个新开不久的店铺。”肖某觉得内心不安,好几次都不想再干了,但因为保证金被扣押,不得不昧着良心刷下去。

记者联系到一名刷单组织者表示想兼职刷单。对方发来一个100元的商品链接,要求记者不要在链接里付款,而要在其发来的二维码付款。第一单做完后,记者得到了5元佣金,但没有退100元本金。随后,对方又让记者做5单,必须拍12件单价500元的衣服,总金额6000元,称“不完成任务就不能返本金和佣金”。当记者表示不再继续做任务,并要求返回本金,对方却不再回复。

江西萍乡市场监管部门在去年查处的一起刷单炒信案件中,发现当事人竟然把刷单炒信当成创业。办案人员介绍,两名当事人都是90后,注册公司专门做这项业务,4个月非法获利11.54万元。两名当事人最终被没收违法所得,并处罚金6万元。

福州市反诈骗中心民警表示,根据相关法律规定,网络刷单是违法行为,组织刷单者最高将面临200万元罚款,还有可能被追究刑事责任。

此前,“组织刷单入刑”第一案曾在杭州余杭区人民法院作出宣判,案中的被告人因创建网站和利用聊天工具建立刷单炒信平台,组织及协助会员通过平台发布或接受刷单炒信任务,从中获利90余万元。该行为扰乱市场秩序,情节特别严重,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9个月并处罚金92万元。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说,除了组织者,刷客也是违法的。虽然目前我国没有专门法律条款认定刷客的法律责任,但可根据侵权责任法等相关法律进行认定。

泉州市公司法务研究会代会长李维真认为,按照侵权责任法的规定,如果刷客明知涉及虚假宣传还主动参与刷单,实施了侵权行为,将被视为共同侵权,对消费者的损失负有连带赔偿责任。

江西师范大学政法学院副院长颜三忠认为,刷客在明知可能犯罪的情况下参与数量较大、金额较多的刷单行为,情节严重可能构成共同犯罪。

返回首页 >

相关资讯